深井.潮人.鄉情

香港自1841年開埠以來,由一個小漁村發展為工業城市其後更取得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堪稱香港人的驕傲。然而,很多地區亦從歷史洪流中產生變化,但上一代的辛勤打拚,鄉間族群的人情味及地道文化,仍然值得大家回味、學習甚至流傳,其中深井的一群潮州人更熱心團結已遷離的鄉親,將小區活化並對外廣傳潮汕的傳統文化,令這個漸被人群疏離的社區重燃再度活躍的希望,讓大家感受到存在着本土那份濃濃的人間情味。

二代肩負活化的使命

深井為新界荃灣區的鄉郊,在1898年新界未租借予英國以前,仍是一個單純的村落,居住在深井村最早的原居民是客家傅氏家族。因深井有地利優勢,水深碼頭利於工業水運,無須單靠青山公路的陸路運輸,因此約由40年代開始已吸引如生力啤酒廠、九龍紗廠、嘉頓麵包及永備電池廠相繼進駐,亦提供許多工作機會,愈來愈多刻苦耐勞的潮州人到工廠打工,並遷到紗廠員工宿舍或租住村屋聚居深井新村 (原居民的耕地)。

由於當年工業興盛,在高峰時期,深井村民有近4千人,加上3間大廠員工人數多,對當地生活物資需求大,有生意頭腦的潮商便在當地開舖,各式店舖林立,食店成行成市,形成繁盛的小市鎮。

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會長姚志明希望年青一代能承傳會務工作,推廣傳統潮汕文化,光耀社區。

祖籍潮州的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會長姚志明是第二代深井新村居民,12歲時與父母和15名兄弟姊妹,住在由沙磚建成的400呎鄉村寮屋。他說,50、60年代,當地已聚居了大量潮汕人及客家人,村內治安很好,村民感情深厚都互相照應,也很懷念兒時與其他小朋友通山跑的情景。他指着會所前的深康路說:「當時這一帶有很多商舖,如米舖、理髮店、涼茶舖、士多及食店等。不過隨着90年代後期工廠北移,用地都興建大型屋苑,加上下一代村民紛紛遷往市區或移民外地,致使很多店舖丟空只留着招牌,而村民只剩下千多人,從前深井盂蘭勝會的盛況因主辦者大多年紀老邁,亦大不如前,會所亦失修凋零,感覺很唏噓……」

於是,姚志明會長聯同他的親弟、現為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永遠會長姚志傑以及副會長鄭文光,召集在村內一起長大的好友約50多人,共商活化深井村,期望透過每年舉辦盂蘭勝會及天地父母誕聚集參加者,以及推廣潮汕文化等活動,令深井村再度活躍起來,成為香港本土觀光勝地之一。

永遠會長姚志傑介紹掛在會所的深井歷史照片。
眾志成城,姚志明會長領導鄉親一起為深井節慶出力。
各會員如兄弟手足每年都落力搭建潮州木偶戲棚,準備盂蘭活動。

姚志傑指着會所的歷史照片解釋說:「潮州人重孝道尊敬長輩,遺留民間傳統酬神祭祖習俗,香港各區每年農曆7月都有舉辦盂蘭勝會,以往好比新年更熱鬧。香港潮人盂蘭勝會更於2011年正式成為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隨後香港潮屬社團總會致力保育潮汕文化,自2015年起每年舉辦盂蘭文化節,而深井盂蘭勝會至今舉辦了69屆。我們籌辦盂蘭勝會是一呼百應,兄弟手足都來幫忙落手落腳搭建表演台,當日會前往天地父母廟請神及舉行遊神儀式,並有傳統的潮州鐵枝木偶戲欣賞,派發平安米,更辦盆菜宴及競投祭品。」

「潮州人信奉天地父母,每年正月初九天地父母誕,除了邀請元朗英歌舞隊伍前來表演,以及到天地父母廟拜祭,晚上更特設盆菜宴宴請年滿65歲的村民,向上一代致敬。而在深井新村、全港唯一的天地父母廟,以往是用鐵皮搭建,十年前得到村民集資捐獻建廟,香火很旺盛呢!」鄭文光副會長補充說。

聽到這幾位深井第二代村民在緬懷深井歷史,講述舉辦節慶活動過程的神采,都感受到他們計劃活化深井的誠意及決心,姚會長更有一套構思,除了致力舉辦盂蘭及天地父母誕活動,發展成深井年度社區盛事,吸引年青一代參與外,更希望能游說舊村民重開商舖,售賣家鄉手信如美食粿品,令深康路假日化身成墟市,熱鬧起來,同時計劃在村內各處的牆垣繪成饒有意義的彩畫,吸引更多人到訪欣賞。他期望得到坊眾及各界的支持,令深井鄉村互助情懷以至潮汕文化得以傳承延續。

副會長鄭文光表示,本港唯一的天地父母廟建於深井,早晚都有不少信眾拜祭祈福。
每年農曆年初九天地父母寶誕,會有潮汕傳統英歌舞(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表演,晚上舉行新春敬老盤菜宴。
全港最大的天地父母大燈籠,在香港潮屬社團總會舉行香港潮人(盂蘭)文化節後,現已懸掛在深井深康路繼續供展示。
每年深井盂蘭勝會早上有請神遊村巡行儀式,醒獅彩旗隊沿途大鑼大鼓,場面熱鬧。
盂蘭活動當日有潮州鐵枝木偶戲欣賞(右圖),晚上舉辦盛大盆菜宴及拍賣祭品。鐵枝木偶基本有推、拉、提、撥、抖等表演手法,根據劇情需要操縱,技藝獨特。2006年被列入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戲劇類,據本港僅剩一個潮州木偶戲劇團。

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

戰後初期,香港生力啤酒廠在深井設廠,為數不少的潮州人為啤酒廠員工。每逢農曆七月,各區潮州人依俗例舉辦盂蘭勝會,當時擔任生力啤酒廠管工周鎮裕在得到廠長窩拿(H.A.Waller)的支持下,在深井舉辦一年一度的盂蘭勝會。1960年代,深井潮州人組織成立深井潮僑街坊福利會,並於1967年獲窩拿先生借地1600餘呎作會址,1985年再改以贈送形式,同時轉名為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2009年會址獲重修。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至今已有70年歷史,繼續弘揚中國傳統潮汕文化和發揮凝聚社群的作用。

會方經常為街坊謀福利,不時派發福品予長者。

深井經歷時代洗禮,昔日的工業用地已興建了大型屋苑,左邊的碧堤半島原址為生力啤酒廠,而右邊的麗都花園則為昔日的九龍紗廠廠址。箭咀位置為裕記大飯店。
昔日的深康路各式店舖林立例如米舖、茶室、理髮店及士多等,但如今大部分已關閉,店主或家人間中回來打掃和煮食。
在裕記飯店隔鄰的鄭記士多,以前是茶餐廳,店主兒子鄭汝雄改建為鄭記士多,售賣茶葉、涼果及古舊物品等。鄭汝雄多年前曾奪得金茶王季軍殊榮,大家若想品嘗他的茶藝就必須預約了。

承傳燒鵝風味 帶旺社區

說起深井,大家不期然想到名聞中外的深井燒鵝,位於深康路有半世紀歷史的裕記燒鵝是當地首家以炭爐燒鵝作品牌的飯店,隨後有多家飯店陸續開設如能記、傅記及陳記等都以燒鵝作招徠,以致香港人都有「去深井食燒鵝」的名句,作為往假日新界消遣的去處,也是對深井燒鵝質素的肯定。

現時裕記大飯店由家族第二代吳娟華(華姐)主持,她與姚志明會長也是兒時相識、在村內一起成長的,華姐都稱姚會長為姚二哥(因他家中排行第二),而姚則以三妹相稱(吳娟華排行第三)。華姐說很佩服姚二哥不斷為本村盡心的毅力。「我要管理飯店都無暇幫他搞活動,很慚愧,只有資助些經費盡點心意。其實很多街坊好友一起成長如今各散東西亦感到惋惜,現在見到鄉里回來辦活動,難得重聚很開心呢,也希望大家團結令深井重現以前繁盛面貌。」

好客的華姐教大家吃燒鵝的秘訣,整隻燒鵝有不同部分,食客各有喜好。但她說首選鵝腰,不單皮脆甘香且肉質纖維細夠鬆化;其次鵝脾,部位較肥難脆皮唯肉質嫩滑,受人喜愛;鵝腩皮香酥化,連軟骨薄肉滲透醃料濃香;鵝翼則油份少而炭香味豐富。華姐還教大家進食中途可叫碗燒鵝瀨粉,將鵝肉浸上湯吃,也很滋味。

12歲便休學全力幫忙父母打理飯店的華姐回憶稱:「爸爸吳春鹽在40年代大逃亡時來港,家裡好窮,他在九龍紗廠打工,儲了些積蓄便在街頭擔起擔挑賣食物,之後在路口開木寮飯店。當時深井好熱鬧,有20多間食店,我們的燒鵝是第一間闖出名堂的。50年代的深井百花齊放,有幾間工廠,因當時往來荃灣屯門交通不便,九龍紗廠及生力啤酒廠都有建員工宿舍以吸引工人來打工,所以爸爸在1958年創立裕記以來的成功,也與歷史有很大關係。」

華姐續說,當時裕記的客人來自四方八面,有本地街坊、工廠的工人及訪客,加上青山公路沿海有很多運輸車往來,司機會將車輛泊在路邊先來吃飯然後再開工;到了80年代中期香港經濟好轉,人們開始來新界郊遊,加上深井泊車方便亦吸引很多家庭客及廠家客。她記得當時生力啤酒廠大肆宣傳歡迎遊人免費飲啤酒,亦帶旺了裕記的生意,還有不少外國遊客是慕名而來食燒鵝的。「當年裕記全盛時期,一日可賣300隻燒鵝,爸媽、舅父及兄弟姊妹都合力為飯店打拚。記得那時連街邊都放了幾個燒爐,旁邊亦掛滿了燒鵝,巷口擺滿枱櫈也坐滿了食客呢﹗」

不過好景不常,1992年6月4日凌晨,裕記飯店發生了三級火警,華姐的父母就此葬身火海,華姐就肩起重建飯店的重責。她感觸落淚地說:「那時兄弟姊妹都移民外地,幸好二哥回港及舅父的幫忙下,飯店在五個月內重建好,並請回原有的飯店員工,很感恩了……」

在華姐心中,一定要努力保存父母遺留下來的裕記信譽招牌,裕記的炭燒燒鵝做法是承傳她爸爸的秘方。「我們堅持確保原材料的質素,爸爸那時用內地的家養鵝,養到90日然後運到落馬州再上棚養多30日,令鵝肉脂肪及水份減低,有足夠肉味才在店舖屠宰,掛乾就『入籠』(在鵝內入醃料)。而後來因應香港衞生條例,我與廣州多家農民合作開了十幾個鵝場,他們養鵝而我們只揀頭價鵝,即可以首先揀第一手靚鵝,其他則由農場自行售賣。過程是由裕記聘請的內地員工在每日下午4時開車去農場揀鵝後,運到屠場(屠場有香港食環處每星期檢疫),約晚上8點完成屠宰工序,馬上入低溫凍櫃零下4度殺菌再運上車冰鮮,至早上8、9點光鵝便送到飯店來,然後師傅將鵝以鹽、糖、五香粉及乾葱頭『入籠』,再入冰櫃經過十幾廿小時抽濕後,到另一日的早上再洗一次,上麥牙糖風乾,夠乾身就可以放燒爐烤。」

裕記由2010年開始至今獲得米芝蓮推介食府。右圖為看着裕記二代成長的葉玉樹老師送贈的墨寶,讚賞燒鵝出品及鼓勵他們繼續努力。

華姐強調除了依爸爸方法養鵝維持材料質素外,她也會提醒燒烤師傅天氣對材料的影響,例如夏天天氣熱,鵝的脂肪少,立秋水份多,冬天的鵝胃口好亦較肥,都需要因應四時氣候以調節不同的燒烤火路,才能保持燒鵝的品質。她還說,在廣州養了120日的鵝有12斤重,宰了送來的光鵝就淨6斤重,而經過烤熟的燒鵝則有4斤幾重呢﹗「我們請來的燒味師傅本身都很有經驗,但必須按照裕記的傳統技術去做。還有我繼承了爸爸的斬鵝刀章,都會教授師傅的。因為一隻燒鵝擺碟除了要美觀外,客人入口食到肉和骨的大細件頭,都會影響食味。」

裕記製作燒鵝的過程如此認真,難怪多年來能保持老字號的聲譽。在經營上,飯店只做單一燒鵝而放棄提供其他燒味食品,皆因華姐認為只有專注去做才能確保燒鵝的出品水準。還有,她認為客人來吃燒鵝也會需要點其他小菜,所以她也吩咐廚房在小菜的品質上也要不容有失,嚴選食材配搭,擺盤也講求精美。

其實華姐多年來的信念,是堅持以祖傳燒鵝秘方為這傳統飯店服務各方食客,這樣與姚會長的理想不謀而合,隨着深井村的活化重整,加上美食的吸引力,當然可以喚醒幾乎沉睡了的村落。

酸菜炒鵝雜
百花釀蟹鉗
西蘭花炒帶子


閒間傳情 文化分享

在深康路經過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你會發現一間清幽的房舍「潮客閒間」。進入林蔭巷道,會看到別致的小木亭上刻有一副對聯:有閒來滴茶 茶薄人情厚。這是出自創建者許百堅老師的手筆,也道出了他打造這閒間的心聲。

11歲隨父母從家鄉潮州澄海來港定居的許百堅,對潮州文化並沒有多大認識或特別熱愛,成長後當了記者,有一次訪問香港潮州商會,認識了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從此一直與潮汕文化結緣。「高醫生那時候負責商會的文化事務,聽到我講得一口流利潮州話感到意外,因為雖然香港有百萬潮州人,但許多都不懂說家鄉話的,因此便引薦我教授潮州話,由1998年開始我就當上了潮語老師,期間為找尋教材,東翻西找看過不少潮州風俗文化的書籍,因而愛上了潮汕文化及喜歡研究,亦希望能將這文化向大眾推廣及傳承。」許老師桃李滿門,有不少學生都比他年長,後來還成立了潮汕文化協會。

擔任協會知事的許老師說,潮州人講求「閒」和「情」,在潮汕每個鄉村社區都設有閒間,作為鄉里閒暇聚會的空間,在那裡沖工夫茶、交流聯誼,故他心裡一直想在香港也設立閒間,讓港人也懂得這種生活閒情。「2001年遷來深井屋苑居住,認識了一些深井街坊,後來姚志明當上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會長,看到他多年來一直為振興深井村努力做了很多事情,重燃我心中這個閒間夢,也曾對姚會長說有意在這裡建立閒間,推廣傳統文化,希望能吸引更多人到村裡來,讓商舖也因而重開做生意……」許老師稱。

終於,許老師租用了深井商會會址,於2018年設立了「潮客閒間」,達成心願。該會址是1967年以服務社區、為商戶解決問題而建立,但隨着店主陸續遷走、商號關閉,會址也失去原來功能亦人煙稀少。許老師在得到幾位友好襄助下為會址活化添妝,將外面打造成綠化庭園,而屋內加設藝術裝置及雅致桌椅,歡迎遊人進來喫茶聊天。

閒間裝置清雅,擺放了不少潮州特產如立體雙面刺繡、土產茶葉及小吃。在這裡許老師除教授沖泡潮州工夫茶外,還會煎蠔烙予客人品嘗呢!

都市人生活繁瑣,身在此閒間猶如置身城市中的綠州,有種令人放鬆的感覺。「我正正就是想讓大家尋味潮州人的閒文化,也可說是hea文化。在這裡品嘗工夫茶,談天說地。潮式工夫茶無須華麗器具,簡單泡茶程序亦只需十五分鐘,其實大家都可以騰出這些時間,來享受一下閒情。」與許老師討教潮州工夫茶,他定會滔滔不絕將茶的文化歷史詳盡道來。

「我們不是因為口渴才泡工夫茶,而是為了招呼朋友或家人,以聚會聯絡感情為目的,所以我不贊成要飲貴價茶,這裡只會選用潮州鳳凰單欉茶,約一千元一斤的中價茶。潮州工夫茶追求回甘,喝下去齒頰留香,這種茶就很回甘,而且有天然的花香及甜味,亦很耐泡的。」

除了教授沖工夫茶,許老師希望大家能多認識其他潮汕文化。在閒間,他還會親自弄家鄉煎蠔烙及芋泥奉客的,也不定期舉辦潮州食品工作坊如桃粿及中秋月糕等。他還舉辦潮汕觀光美食團,當上導遊帶領大家到潮汕實地認識當地的歷史文化。

此外,許老師說潮州人鍾情音樂,也有「樂間」,是自組織演奏潮州音樂的地方,所以逢每月的第一及第三個周日,他都自掏腰包請來本地潮州樂團在閒間演奏,而現在則轉移近裕記飯店對開空地舉行拉闊音樂,藉以吸引更多遊人到來欣賞潮州音樂,繼而進入閒間喝喝工夫茶,參觀他的「小墟市」,還有玩潮州猜燈謎遊戲,從而令整片地區瀰漫潮汕文化色彩,形成一個特色的好去處。

「潮客閒間」查詢電話:9419 3389


«« 後記 »»

在香港俗世浮華的背後,其實有很多社區存在濃厚鄉情。就如深井,不少潮州人為保留風俗文化付出了不少努力,也希望獲得外界支持及參與。據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的「村梭社區文化遺產計劃」,2020-21年會以深井為首個推廣重點社區,舉辦系列活動包括講座、展覽及導賞團,令更多人認識深井的鄉村文化以及習俗傳承的價值。

中原地產亞太區主席兼行政總裁暨中原薈創會會長黃偉雄(右2)、中原薈會長蔡日基(左1)聯同友好鳳翔鴻劇團創辦人衞駿輝(左2)探訪深井村,向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會長姚志明(中)及副會長鄭文光(右1)了解村落的變化。

中原支持推廣傳統文化

中原地產早在1992年已進駐深井,提供地產代理服務。中原地產亞太區主席兼行政總裁黃偉雄最近探訪深井社區,並拜訪了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會長,了解當地的發展情況,以及街坊希望重整社區、傳承潮汕文化的意願。黃偉雄表示中原一向支持城鄉共融,樂意推動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定會支持及參與該區的活化建設。

透過多方面的配合,相信深井居民活化村落及推廣潮汕文化的理想,可以逐步實現了。

大家品嘗裕記的美味燒鵝。
到潮客閒間聽許百堅老師講述潮汕的歷史文化。
姚志明會長帶領遊逛深井村。

Text: Wendy
Photo: Henry

鳴謝: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許百堅相片提供

CentaLife Issue 26:Season 3 / 2020

揭頁版:http://www.centalineclub.com/newsletter/2020_3Q_26/mobile/index.html#p=14

你可能感興趣...